行业洞见 | 大宗金属管理的数字化之路
来源:蓝鹰立德 | 作者:蓝鹰立德 | 发布时间: 2022-07-01 | 305 次浏览 | 分享到:

有色金属是指铁、铬、锰三种金属以外的所有金属,它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材料,航空、航天、汽车、机械制造、电力、通讯、建筑、家电等绝大部分行业都以有色金属材料为生产基础。它不仅是世界上重要的战略物资,重要的生产资料,而且也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消费资料的重要材料。有色金属在大宗商品流通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包括矿石开采、加工冶炼、矿产贸易,金属元素价值占整个有色金属流通环节中的比例巨大,以冶炼为例,铜、锡、金、银等金属成本占整个加工冶炼环节成本的90%乃至95%以上。因此金属元素管理是有色金属管理的基础。




什么是大宗金属管理


大宗金属管理涉及内容较多,但按照业务类型可分为现货与期货两类。现货主要指各类金属产品生产所需的矿石、半成品的买卖、运输、存储、结算等内外部贸易管理,现货贸易是有固定买卖双方的,一定会实际交付的贸易手段。期货主要是金属买卖方为了规避市场的价格波动风险而进行的套期保值业务,买方为规避未来价格上涨风险,以合理的价格而提前发出购买未来某一时间的金属矿产品要约,从而规避市场价格上涨而带来的成本增加,卖方为规避未来价格下跌风险,以合理的价格而提前发出卖出未来某一时间的金属矿产品要约,锁定合理价格,从而规避因价格下跌而引起的利润降低。因此期货是一种对冲风险的工具,除非交易方到交割日仍未平仓,才会进入实物交割环节。大宗金属管理虽然有现货与期货两种业务类型,但两者是相互依托的,现货是期货的基础保障,期货是现货的风险调控手段,因我国在大宗期货及其衍生品领域业务开展较晚,在目前的金属管理领域还未完全实现期现的有序结合和精细化管理,因此在大宗金属管理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应重点推进相关领域的投入。



大宗金属管理有何难点


大宗金属管理主要存在现货与期货两种业务类型,因此其业务的难点各不相同,下面我们分开来了解一下:



现货业务方面的难点:

一、 多金属元素追踪难

矿山开采及冶炼过程中,原矿及其半成品往往包含多种金属,金属元素的含量与比例是定价矿产品的直接依据,但因矿产品会随着时间及环境因素,其金属元素比例存在动态变化,因此如何管理多金属元素,如何追踪金属元素动态变化是难点。


二、 多计量检验管理难

金属矿产品在贸易过程中存在现货的转移,这就涉及到出库、运输、入库等环节,而且可能因为买卖双方地域问题,涉及到较长时间的货物在途运输,为确保买卖双方的权益,过程中会涉及多次的计量与检验,因矿产品在流通中金属元素变化、水分变化、运输损耗等原因,每次的计量与检验都会有差异,如何按线程追踪管理并对差异进行分析处理是重点,也是难点。


三、 票货偏差调整难

在金属贸易过程中,尤其是国际贸易,为了追求时效性,往往发票开具和货物出库会同步开展,但实际的发票依据结算,而结算依据货物入库,这样会造成票货不同步问题,引起票据冲销或货物调差(包括数量和价值的调整)业务,因其金额巨大且时间跨度较长,对于企业财务及库存盘点等带来较大问题。


四、 信息流合一难

在金属矿产品贸易过程中,单一贸易合同往往会存在多批物流运输、多次结算、多张发票等多对多的关系,企业经营所涉及的物流、票据流、资金流难以实现多流合一,货票资金匹配等问题。对企业精益化管理、数字化转型带来困难。


五、 多业务管理难

企业开展大宗金属业务会涉及多种业务模式,例如买断、外协、来料加工、进料加工复出口等多种业务模式,因货权问题需要针对不同业务进行货物分类管理,但实际在开展业务中仓储、运输、生产属于混合管理模式,容易出现管理混乱,给业务统计和经营管理带来困难。




期货业务方面的难点:

一、 合适的下单时间选择难

金属矿产品定价权不在我国,而引起其价格波动的因素多种多样,在风控范围内,选择合适的时机进行开仓或平仓是企业利润的重要保障,但这也是金属期货操盘手最大的难点。


二、 持仓量与持仓结构合理性难

开展大宗金属期货的企业往往都属于多元化集团性企业,其下属各业务板块、分子公司独立经营,期货业务每天都在进行,如果站在全集团角度,对下属企业的持仓量、持仓结构进行科学合理的分析是难点。


三、 多账户资金合理分配难

对于集团类客户,开展期货业务会有多个交易账户,每个交易账户均分配有一定资金规模,可独立开展期货交易。从资金集中管理,风险统一管控角度,如何合理地对多账户进行管理及资金分配是难点。


四、 期货交易合规管理难

期货交易不仅有外部的市场风险,还存在内部的操作风险,如何对期货操作进行合规性监控、套保与套利的操作是否合理等均是期货风险管理的难点。



除此之外,在期现结合方面,由金属行业特性带来的现货数据的准确性、及时性、完整性等问题,给敞口计算、期现对应带来巨大挑战,也很难保证套保成效的精准计算。在风控方面,由于价格的频繁波动,企业难以及时制订有效的线下风控策略,财务账务也很难在及时性与细致程度方面满足套保风控要求。因此体系化的、及时的、精准的经营决策支持难以实现,智慧决策更是无从谈起。



大宗金属相关企业开展

数字化转型注意事宜



有色金属因为其重要的社会经济地位、独特的业务类型,以及诸多的管理难点,所以相关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做到以下三个方面:


一、 体系化管理与全面性规划

大宗金属业务包含了现货、期货、财务、业务分析、合规管理、风险控制等多个环节,基本会涉及到企业的所有部门,因此需要体系化的管理思路,确保业务开展的相关部门各司其职、各环节有条不紊。同时大宗金属业务不仅涉及到企业生产,同时从经营层面、领导决策层面均需要全面规划,做到上情下达,下情上知。


二、 行业化思维与深入性理解

有色行业有其独特的特性,大宗金属管理应凝聚行业化思维,站在整个行业的发展角度构建数字化的管理手段,吐故纳新,建立科学的业务管理模式。同时大宗金属业务因具备多金属元素、多环节检验计量、多环节按质计价、期限匹配等特点,需要深入到业务底层去理解和构建数字化场景。


三、 敏捷化应变与安全性建设

我们正处百年未有之大变革的时代,无论是世界格局、经济形式、业务类型还是操作流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因此我们对大宗金属管理的数字化转型中应在解决当下业务管理问题同时需要考虑变量,数字化建设需做好多策略支持和实时市场响应,同时稳定的平台和可靠的安全策略也是平台必不可少的基础。



大宗金属数字化平台如何搭建


大宗金属数字化平台除应具备常规大宗商品管理功能外,更应对业务流程进行深入分析,不同的业务类型需搭建不同的体系。



现货管理的四个重要体系:

一、 多金属追踪体系

有色金属矿产品流通过程中建立实物与多金属(或品类)的对应关系体系,按照批次对实物与多金属进行追踪和管理。


二、 多环节计量体系

对有色金属矿产品流通中的多次计量和检验结果进行记录,依据业务管理实际需要,进行自动调差或冲销。


三、 闭环定价结算体系

根据业务类型与合同条款预设价格计算模型,自动抓取物流数据进行定价结算,计算结果同步到相关业务流中,作为结算依据。同时,每一次的定价结算结果都会反馈到定价模型中,为后续定价结算提供参考。


四、 业财一体化管理体系

根据业务管理需要,对业务和财务数据进行精细化管理,实现业财匹配、差异分析,推动业财一体化管理体系建立。



期货管理的三个重要体系:

一、 完整期现对应体系

建立期货与现货的对应关系体系,实现现货批次与期货入仓平仓的匹配关联。同时依据现货量差价值预估,指导期货业务调整。


二、 可视化交易分析体系

建立实用准确的可视化分析体系,基于业务数据源,按照不同维度对持仓量、持仓结构、资金分配与使用进行分析,预测盈亏结果,帮助期货交易决策。


三、 全方位风险管控体系

期货业务最重要的是风险管控体系建设,需根据市场变动、业务开展情况进行数据洞察与分析,设定安全合规的风控策略,对期货交易的盘前风险预判、盘中风险监控、盘后风险处置。


基于以上现货、期货体系的建立(或不局限于此七个体系),再加上套保清算、相关的账务处理等关联业务,有色企业必能建立全面完善、深入行业、敏捷安全的数字化大宗金属管理体系,切实发挥数据潜在价值,创造实际且显著的经济收益。


编辑搜图